◎作者:(美)諾拉·羅伯茨◎接力出版社2014年1月出版
  在父母不斷撕扯的糾葛里,天才攝影師小麥逐步對愛情、對婚姻產生了畏懼心理,“恐婚女”的標簽如影隨形。小麥情不自禁暗示自己:此生怕難以愛上任何人了吧?可她沒想到竟與英文教師卡特意外相遇……那“相遇”就像一粒愛情種子,在“恐”字當頭的小麥的心裡,它真能生根發芽?本書作者是素有“美國瓊瑤”之稱的浪漫小說天后諾拉·羅伯茨在內地出版的首部純愛小說。
  一種莫名其妙的迷惑感向他襲來,好像在走迷宮一樣
  小麥正要開門,他搶了先。“你還住在格林尼治嗎?”她開始問道,灌了一大口冷氣。
  “嗯,多活動比待在一個地方好。我曾經在紐黑文住過。”
  “耶魯。”
  “是的,我在那兒讀研究生,還教了兩年課。”
  “在耶魯大學?”
  “是的。”
  他們走過小路,她眯起眼睛看著他:“真的?”
  “呵呵,是的。總有人在耶魯給學生授課,而且非常受歡迎。”
  “所以,你像是一個教授?”
  “我像是一個教授,現在我在這兒教書,在冬田學院。”
  “你回到你的高中母校教書,真貼心。”
  “我想念家鄉。再說,教孩子們也更有趣。”
  她覺得下一個問題會更勁爆,也會更有趣:“你教什麼課呢?”
  “英國文學,創新寫作。”
  “《亨利五世》。”
  “猜對啦。布朗夫人在我和德蘭尼一起工作的時候離開我們了,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特別傷心,她是個很好的人。”
  “永遠是最好的。我們可以走這條路,外面太冷了,不適合繞圈圈。”
  她領著他穿過更衣室,到達有暖氣的地方:“你可以把東西放在這兒,你仍然是排在前面的。我去給你倒點兒咖啡。”她一邊迅速地脫掉帽子、圍巾和外套,一邊說,“今天沒有婚禮,廚房裡很清爽。”
  他還是把外套抱在懷裡,她又拿起了她的袋子,似乎搖晃了一下,他也拿起了他的袋子。
  “我們會給你找個地方——”小麥被走進廚房的艾瑪打斷了。
  “你在這兒啊,帕可正在找你呢……卡特?”
  “你好啊,艾瑪,最近怎麼樣?”
  “挺好的,你怎麼……雪莉!我沒想到你是和雪莉一起來的。”
  “也是,也不是,他會解釋的。給他倒點咖啡,然後給他的額頭拿點冰塊好嗎?我得趕緊去新娘那兒。”
  她從卡特手中拿過那個沉重的大袋子,走了。
  艾瑪查看著他額頭上的傷勢,撅起嘴唇:“哎呀,你怎麼搞的?”
  “我撞到門上了。不用給我拿冰塊了,已經好多了。”
  “好吧,進來,坐一會兒喝點咖啡。我剛回來準備做商討會的計劃。”
  她把他引到一張長長的、顏色可人的吧台前:“你在這兒是來給新娘新郎壯膽的嗎?”
  “我是新郎的替身,他有點急事。”
  艾瑪點點頭,端過一個杯托托著的杯子。“醫生經常會這樣,不過你可真是一個勇敢的哥哥。”
  “有好多個理由可以說明我不是,但是沒有一個奏效。謝謝。”在她倒咖啡的時候他又加了句。
  “放輕鬆,你只要坐在那兒吃餅干就行了。”
  他往咖啡裡加了一點奶精:“我能把這些記下來嗎?”
  她正在往盤子里裝餅干,笑出來:“相信我。去吧,你會是一個十二分的好哥哥的。你父母怎麼樣?”
  “挺好的。我上個星期在書店里看到你媽媽了。”
  “她喜歡那份工作。”艾瑪遞給他一塊餅干,“小麥應該見完她的客戶了,我把這些送去,很快就回來。”
  “我覺得如果我繼續待在這裡,我會丟掉勇敢哥哥的名號的。”
  “別擔心,我馬上回來。”
  他是從雪莉那兒認識艾瑪的,他們的父母在他們小時候就是朋友了。他忽然覺得很奇妙,艾瑪要給他的妹妹準備婚禮花束,而他的小妹妹即將需要婚禮花束了。
  一種莫名其妙的迷惑感向他襲來,好像在走迷宮一樣。他輕輕碰了碰額頭,還是疼,不過不像剛撞的時候那麼疼了,但是每個人都會問他怎麼了。他必須一遍又一遍地回答是因為他自己太笨——每一次回答,他的腦海中都回放出小麥·埃利奧特穿著她可愛的小文胸和黑色低腰褲的模樣。
  他吃了一塊餅干,試圖想清楚那到底是一個艷遇還是一個負擔。艾瑪回來找他了,她拿起一個文件夾:“你該跟我一起出去了,雪莉隨時都會到的。”
  “她已經遲到十分鐘了,”他接過她手中的文件夾,“她遵照的是雪莉時間。”(連載九)  (原標題:白色約定)
創作者介紹

一夜告終

jnvydficy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