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制網記者 潘從武 通訊員 周章惠
  2004年12月11日10時51分,新疆和布克賽爾縣公安局刑偵大隊接到城鎮居民朱某報案稱:“在哈爾薩拉路以西荒廢的院落里發現一具女屍。”經初步調查,死者系縣移動公司營業廳員工權某,案發當晚和移動公司同事一起在縣城鎮星海歌舞廳聚會,2004年12月11日凌晨0時40分許離開舞廳,在回家途中被人殺害。
   縣城美女裸死廢院
  命案發生後,民眾謠傳紛紛,和布克賽爾縣警方深感壓力沉重,恨不得早日把凶犯緝拿歸案。
  案發在哈爾薩拉路以西荒廢的院落,是縣城一戶居民家,這座院落廢棄已有一段時間,該院落處在縣委樓旁邊一小衚衕內,算是縣城比較熱鬧的地段,現場權某裸死院中,臉部血肉模糊、面目全非。
  和布克賽爾縣公安局民警調查得知:權某,系移動公司職工,她長相亮麗、皮膚白皙、活潑開朗,是縣城移動公司人見人愛的美女,父親系退休幹部,兄弟姐妹七人,她在家中排行老小,同父母住在縣城鎮哈爾薩拉巷自家平房內,而事發地點與受害人家只有20米之遙。
  連續奮戰地毯排查
  專案組經過大量走訪調查得知,權某生前有一個男朋友包某,但是事發當年,兩人已分手,包某還曾寫信威脅過權某:
  “你不要以為我們分手了,你就見不到我了,我告訴你,權**,如果你不答應我,我就和你沒完,我會不定期的去你們單位找你,讓他們都知道……”
  看到這封信,專案組民警很興奮,但是這條看似有價值的線索很快就斷了,警方經過綜合研判分析,包某當天並不在縣城,那封威脅信也是2003年的。
  在接下來的二個月,警方經過大量排查,共排查人員近千人,絲毫沒有突破口。
  專案組民警此刻頂著巨大的社會輿論壓力,依舊沒有對該案放鬆。
   兩年之後重磅出擊
  時隔兩年,縣城開展大範圍改造,為了不破壞現場,原本要修繕的哈爾薩拉路巷公路也因為該案一拖再拖。
  警方再次重磅出擊,成立專案組,充分調動刑偵、經偵、派出所等警種偵破案件的積極性,密切配合專案組開展工作,專案組多次召開案情分析會,再一次對“12.11”案件進行分析研究,制定了新的偵查方案,對案發現場居住的居民重新進行走訪。
  第二班專案組經過近8年的深入調查,案件依舊沒有任何突破。
   十年線索浮出水面
  2014年7月2日上午,和布克賽爾縣刑偵大隊接到一條重要線索,通過走訪調查,確定轄區居民賽某有重大作案嫌疑。
  大隊立即派偵查員趕赴烏市對賽某進行核查,鎖定了賽某的行蹤。原來,2004年12月11日凌晨1點,賽某作案後當晚立即返回鐵鄉家中,在院內清洗帶血的衣褲,賽某作案之後始終覺得事情會敗露,決定亡命天涯。到哪裡好呢?思來想去,他最終決定逃到新疆烏魯木齊市。近十年的時間內幾乎沒有回過家。
  他每天都會關註當地的新聞,追蹤當地警方的動態,潛逃初期,他不敢給家人打電話,不敢出門,後期,他發現沒有人關註他後,出入蒙古國、俄羅斯等國打工,還是覺得自己的祖國可親,至始至終,這件事情在他內心一直徘徊,日子在煎熬中一天一天度過,他頻繁的換女友,只要對方一提結婚,他就分手,他告訴民警,只要一想到他殺過人,他就不想成家,害怕耽誤了姑娘。
  經審訊,犯罪嫌疑人賽某交代了2004年12月11日凌晨01時許,那天是他過19歲的生日,他和朋友們在酒吧飲酒出來後,在和布克西街氣象局門口尾隨正在回家的受害人權某,行至哈爾薩拉巷內賽某用石塊突然打擊權某頭部,致其倒地後再次用石塊向受害人的頭部進行多次打擊,後將受害人權某拖到一廢棄院落垃圾堆旁,再次用水泥塊、磚塊多次打擊受害人的頭、面部,致受害人權某死亡後,對其實施了性侵。
  目前,該案已移交和布克賽爾縣人民檢察院審查公訴。  (原標題:生日酒後殺人性侵潛逃 警方苦追十年凶手落網)
創作者介紹

一夜告終

jnvydficy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